一脸坏相

2015/3/16 20:12:00  830阅

我从来没收到过包裹,可是最近有一天,为了尝试一下去邮局领取包裹的滋味,我想给自己寄一件包裹。因为我就是在那简陋破旧的存放包裹的办公室里开始走运的,那里存放着成堆的种类不同重量不等的包裹,到处是墨水斑痕,屋子里充斥着不通风的气味,满地是湿润的锯末屑。话得说清楚了,不是走什么大运,但总比分发包裹的行当要强。 谁知道瓦兰蒂娜是不是还在那儿?她总是穿着她那件黑色的围裙,波浪式的褐色秀发披在肩上,就像那些上半寄读学校的女孩子似的,眼睛犹如两颗安详的星星,苍白的圆脸在黑色围裙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发青。我知道性格文静的瓦兰蒂娜富有自豪感,也许,她看到我出现在窗口,就假装没认出我来,只是把被撕烂的污迹斑斑的收据单子递给我,并用她粉红色的手指头点着我该签字的地方。她是个严肃的姑娘,手指没染指甲油:“你在这儿签字。”然后,她看也不看我一眼,就把包裹冲着我脸这边一扔,然后就到邮局的后屋里,钻在那些堆满包裹的书架中间去浏览她的那些电影小报。
   正像我说的,我正是从那个邮局开始走运的;更确切地说,是因为瓦兰蒂娜才开始走运的;或者说是因为她对于电影的激情才走运的。
   我长得丑,脸又黑又歪,一副坏相。我失过几年业之后,很高兴在邮局找到一份差使,所以我整天只顾着分发包裹,没想别的。可是瓦兰蒂娜长着漂亮的脸蛋,她总不满意,总想上电影院。为什么她这样想,我不知道,也许因为她是常常去看电影的;有人错以为只要老去看电影就意味着自己也会演电影了,可她老想去看电影。我们俩从来没说过我们相爱,虽然我有点爱上她了,而且我也跟她表示过了,但我们俩没有一起出去过,连咖啡馆也没去坐过。在邮局里瓦兰蒂娜没把我们大家看在眼里,她情愿自个儿呆着也不愿让我们这些一文不值的人看到她。后来,有一天,她毫不客气地对我说:“雷那托,我不愿意跟你一起出去,因为你的脸长得太丑了。”
   “我的脸怎么丑啦?”
   “你别生气,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,但你长着一副坏相,请原谅我这样说你。”
   那些日子里有一天,一个打扮得很漂亮的金黄头发的小伙子,领带打成了蝴蝶结,探头到窗口。瓦兰蒂娜拿起包裹单,慢慢地朝书架走去。可那位年轻人突然叫住她:“小姐。”
   她立刻转过身来。“小姐,”那人说,“没人对您说过您可以去拍电影吗?”
   我呆在一个角落里注意地听着,我见瓦兰蒂娜满脸通红,她的脸平生从来没
下页    上页    全部    余下    
 
分享至:
good 23

发表评论

文明评论,重在参与

暂无评论!

猜你喜欢

刷新 换一批

联系|服务|反馈|切换

联速科技 微信:KelinkSoft
©2015 Kelink CMS 粤ICP-13087322